预付卡避坑(上)纽约国际早教多店跑路关店前大力卖课 及时保存消费凭证

预付卡避坑(上)纽约国际早教多店跑路关店前大力卖课 及时保存消费凭证

  预付卡的坑,总是躲不掉。2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接到消费者投诉,位于天通苑华联BHGMall和双井富力广场的NYU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以下简称“纽约国际早教”)突然闭店,均以商场消防检查为由暂停所有课程。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向相关商场了解到,上述门店已经拖欠租金或物业费数月,目前均联系不到相关负责人。

  不论是预付卡还是预付课程,培训机构、美容美发等业态失信违约的事情频出,有律师指出,办卡前需提前了解门店是否为直营,以便规避潜在风险。此外,所有消费都要落到纸面,不以口头承诺为主。

  “谁也想不到上了三年的机构突然闭店,年前大力搞活动的时候还续了四十多节课,花了6000多元。”消费者王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月17日晚突然接到了双井富力广场的纽约国际早教客服暂时闭店的通知,后续多次联系机构都没有回复。与此同时,与双井店一同闭店的还有位于天通苑华联BHGMall的纽约国际早教。另一位消费者于女士透露,仅天通苑单店的受损消费者数量约400个家庭,每个家庭受损金额大多在1万-2万元。

  对于突然闭店这件事,上述门店均有隐瞒消费者。记者在走访时看到,双井店贴出的通知显示,由于线日开始不对外开放。富力广场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机构已经拖欠购物中心两个月的物业费未缴,目前多次联系机构负责人并未回复。

  纽约国际早教天通苑店也同样出现了上述情况。该店给消费者发送的停课通知显示,因防疫和消防检查不合格,暂时无法复课,具体复课时间另行通知。天通苑华联BHGMall相关负责人表示,纽约国际早教虽然合同租期截至今年11月,但实际从去年12月就开始拖欠房租,目前联系不到相关人员。

  就在闭店前,这家早教机构还在大力推广各种活动。上文提及的消费者向记者透露,春节前夕,纽约国际早教曾搞促销活动,2022元可以购买12节课,3033元可以购买24节课。“24节课的课包平均下来每节课仅126元,比报名时的均价要低很多,不少家长都报名了。”王女士表示:春节后开课的第一周,店就关门了

  天眼查显示,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隶属于纽克乐博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面向为0-7岁儿童及家庭提供早期教育课程和早期教育服务。截至2月20日,该机构公众号上显示,北京仍有13家门店在营,其中就包括了闭店的双井和天通苑门店。

  在纽约国际早教双井、天通苑的门店闭店之前,该机构在方庄和望京的门店也以同样的方式闭店,仍有大量消费者没有得到理想的解决方案。北京商报记者获悉,针对仍有大量课时的消费者,纽约国际早教以两种方案应对消费者,一是委托其他机构承接消费者,不同培训班可以分别消化一定的课时;二是将已闭店的消费者转至仍开业的门店。

  对于上述两种方案,消费者并不买账。于女士表示,自己手里剩余的12节课需要转到3-4个其他培训班消化课程,每个承接机构仅能上三四节课,这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不同机构的试听课,是一种变相的会员拉新。另一种转课方式大多离家太远,并不适合早教人群。

  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与目前仍在营业的合生广场店及蓝色港湾店联系得知,该门店是可以接收其余闭店门店的消费者,但前提是需要消费者所在门店负责人以邮件形式给转课门店发送申请,通过之后才能继续上课。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闭店的门店人员对于任何消费者信息都不予回复,这就意味着消费者难以进行转课流程。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新企业法律事务部副主任胡海春指出,根据《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消费者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解除教育培训合同,要求教育培训机构退还培训费用,直至将培训机构及其负责人列入失信人名单、限制高消费人员名单。

  “消费者应了解与自己签署合同的商户是否属于直营门店。”胡海春表示,一般品牌方为了管理方便或者风险控制,在各地的教育培训机构属于独立经营的法人实体,属于公司法上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者子公司,品牌方在法律上没有直接的法律责任,但是为了品牌的美誉度,品牌方一般会承担相应的品牌维护责任。

  早教接二连三跑路的问题,究其根本还是预付卡惹的祸。此前,北京出台的《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中提到,在3个月或60课时收费上限的基础上,如周期和课时收费并存,机构只能选择收费时段较短的方式,防止机构发生变相超过3个月收费问题。同时,在《北京市单用途预付卡管理条例(草案二次审议稿)》中曾提出,退卡退费难问题是单用途预付卡消费领域的主要纠纷,应当完善退卡退费规定,明确列举适用情形,防止发卡单位推诿扯皮。

  失信违约的机构,的确让消费者颇感头疼。财经评论员王赤坤指出,因为信息、组织能力和时间的差别,消费者难以第一时间掌握健身房、培训班等有预付费的消费机构关闭的信息。

  事情发生后,如果相关机构不予积极配合或利用组织能力和时间优势规避责任,消费者就比较被动。此外,维权成本高且时间较长,也会导致很多消费者直接放弃维权。

  “在预付式消费模式下,一些消费契约往往不记载于书面合同,而是以口头形式约定。商家在收取预付款和每次办理消费结算时也不愿意提供相应的发票和消费明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海燕表示,一旦商家“卷款跑路”,消费者在追索预付卡余额时就会面临举证难的尴尬局面 :既无法向法院提交预付式消费合同,也无法提交商家及其法定代表人(负责人)的准确信息和每次消费的金额凭证。

  被商家严重滥用的预付式消费模式,经常出现商家卷款潜逃、滥用格式合同、降低商品或服务质量等侵犯消费者权益的问题。徐海燕对此建议,应当尽快出台全面规制预付式消费模式的专项立法,赋予消费者对争议保留条款的异议权,建立第三方对预付款的独立存管制度,赋予消费者在发卡企业破产时享有别除权 ;推进行政监管法治化,加强对商家全过程动态监管和分类监管。

  当消费者遇见消费跑路事件时,北京市场监管部门发文提醒,消费者在办理预付卡时要注意金额要适量,理性消费,不要轻信商家的各种承诺。同时,在办理预付费卡的时候,尽量对商家服务人员、服务项目、使用期限、退卡事宜等进行书面约定,将约定内容落实到纸面上,并索要发票、收据等消费凭证。最重要的是,要妥善保存好各项消费凭证,一旦发生消费纠纷,及时向商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进行投诉,维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

Leave a Reply